二 姐

  二姐是我们姊妹中淑质卓异的一枝花,然而,也是数她最是命苦不济。不幸和困苦伴她一生,到底也没有走出苦难的境地。

  二姐是我生命中至亲至爱的人,在她生前生后我都深怀轸恤之情,可天妒其姝美,困苦摧折了她。

  在我们这样一个大家庭里,当年父亲赶着羊群四处游牧,居无定所,山圈、土窑、荒山野岭,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母亲一双三寸金莲,跟随父亲风餐露宿、跋山涉水,只盼能够避风挡雨,防走兽伤害,哪里在乎冷暖寒暑。尽管生存环境非常艰难,屡屡担惊受怕,数度避祸幸存,每一次危难又转平安,母亲抚育拉扯我们姊妹真正不易。但是,我们个个全胳膊全腿,健健康康。惟有二姐少女失聪,重障不幸。

  十七岁那年,生产队派工出外参加大炼钢铁,她患了或许就是平常的感冒,命运好像在跟她开了一个玩笑,正是如花似玉的好年华,却最终患耳疾失聪。含苞待放的花蕾欢天喜地迎来的是不期而遇的春雪的摧残。家中想了各种办法医治,到省城的大医院求诊未愈,据说还当癔症医治,公社来的干部带枪朝炕洞里打了两枪以镇压驱除邪祟鬼魅,但终究没有医治好二姐的痼疾,听障成了她一生的不幸之根。

  二姐天生丽质。我没有目睹二姐少女时的姣容,但我所熟悉的二姐满月般的脸庞端庄大气,虽说是人到中年,依旧仪静体闲,质若蕙兰。经年农耕垄上,吃苦挫折,难掩她恬淡淑贤,神韵雅致。虽然世事的风雨吹打去了她少女的妩媚,岁月的苦难抹去了她清纯娇柔的身影,但我依然能够从不衰的神采里看得到心高气华的二姐。她心如明月,思如幽谷。

  二姐的世界里是寂静无声的,世间一切纷争烦扰她都不问不闻,所有是是非非她都罔顾不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二姐的世界永远是那么的安静祥和,就像鱼儿遨游在水里,鸟儿飞翔在天空,世界万物皆为和谐美好。

  二姐的心底是光明晶亮的,像山涧溪水清澈见底,像玲珑美珠温婉玉润。“吾心自有光明月,千古团圆永无缺。”她的心底敞亮得就如高原上的天空,即使偶尔飘过几片云翳,那也是高原上圣洁无瑕的云朵,不染一丝一毫的尘埃。她的心底没有一处能够藏污纳垢、谋奸思诈。

  二姐出阁时,讲家庭出生,更何况耳疾未愈,还谈什么少女情怀。她是上有年衰的公公,下有未成人的三个小叔子小姑子,一大家子的吃穿用度全靠她来调度支撑。困难时期像她们这样家庭成分高的人家,要比平常人家不知要促迫多少。从我记事起二姐就没过上一天的好日子,早先生活在永泰老城,家道败落,住的是勉强能够遮蔽风雨的破窑,赡养了老的拉扯大了小的,伤心难肠,尝遍了酸甜苦辣。母亲尽力给予接济帮衬,给上一条毡,给大人娃娃身上缝补缝补,也只是杯水车薪,毕竟那个年代家里的日子过得也是煎熬焦心。

  长嫂如母,她尽了何止是母亲般的责任。人心不古,她仁厚懿德,未必换来知恩图报的跪乳反哺,她没有少受以怨报德、恶言相欺、是非诋毁。叔姑与她生了多少嫌隙怨恨,伤透了她的心。后来举家搬迁到灌区新村,虽说生活环境条件大为改善,但姐夫庄稼活上始终不及人,日子终究过不到人前头。二姐终究没有好命住上砖瓦房,几间土坯房矮垣破壁,烟熏火燎,哪里有人家砖瓦房瓷砖墙光鲜亮堂。二姐蜷缩在风从四面吹来的塌屋里,无怨无悔地抚养着她的儿女长大成人。儿女是她的心头肉,日子再苦她也尽心不让他们受委屈。日子再苦她始终是乐观的,有一身的倔强与傲骨。

  面对二姐我总是惘然若失,心中只有怜惜。还是我刚工作第一次回家,中途去了二姐家看她,二姐想捉猪仔,但可怜的连几十块钱都没有,我出钱帮二姐捉了两头小猪仔,这使我感到莫大的欣慰。

  上帝在关闭了一扇门的同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户。二姐失聪了,但她心灵手巧,操持茶饭家务女红针黹样样第一。她用碎布头拼成花色图案做成各式的坐垫,既结实耐用又装饰坐凳,到现在我还在使用。她做的小孩子的老虎枕头绣花童鞋,非常稀罕,家族里添了小娃,她都要熬夜费神巴巴地做,一针一线都凝结着她的心意。

  二姐心里装的都是兄弟姊妹,她的日子过得那么苦,还总是在操心着哥哥弟弟。她与三哥家住得近,不管是农忙时节还是盖房这些大事情上,她都没少出力帮忙。她家里条件一直都不宽裕,但她还一直关照着我,中秋节送来她亲手做的月饼,到了腊月宰了年猪,就赶紧送来了年肉。那些年,大家日子都过得紧,可二姐年年给我送一条最好的猪后腿,饺子馅、臊子我一样一样备下,剩余的全部腌下,过年再不用买肉了,从我成了家,二姐年年都这样,绵绵情意何止一般。

  她对母亲有着满满的爱心。早先我们家住平房,那时二姐身体还好,她时常来看母亲,来去都很方便。后来我们家搬进楼房,二姐的身体也是大不如从前,她爬楼梯很是困难,爬上五层楼就有些趔趔趄趄站不稳。每次来了就坐在床头,拉拉母亲的手,拂拂母亲的衣襟,从胳肢窝下款款拿出一个包裹,一层一层打开包着的头巾,定是些烤红薯什么的一类熟食,欢欢的拿给母亲吃,然后坐在边上跟母亲拉着家常说着些嘘寒问暖的话,一边服侍着母亲不时拾起洒下的碎渣,贴心温暖。每次来坐上片刻,她就高兴地回去了,从来都不留宿也很少赶上吃我家的饭。过上些时日她依然就这样摸摸索索的来了,对母亲的上心都在点滴里。

  二姐这一生只懂得感激,从不知道怨恨的滋味。有时我们会故意说别人的不是,她着急的就跟真的一样,惹得大家哄然大笑。在我们兄弟姊妹里,她总是那么善良谦让,从来也不跟谁起争执害气,受了气也不会记恨抱怨。她跟兄弟姊妹们交往,事事就找自己的不是,明明是自己受了气,总说自己做得不好,求着人多多怪罪她,就怕别人生嫌隙。其实她也没少受兄嫂姊妹的气,也时常遭到别人的奚落,不知落了多少抱怨,但她从来也不计较,跟谁计较,错都是自己的对是别人的。我们高声跟二姐说着话,边以简单的手势比画,二姐看口型表情领会我们的意思,我们经常就这样跟二姐做着交流,姊妹们说些体己的话。我们没有嫌弃二姐,也是希望通过不多的交流能够在她安静的世界里激起一点点的水花微澜,让她感知到这个有声世界的喧闹聒噪。让阳光从云霭的边上努力穿透,照进她的心里,驱除她内心的孤独寂寞。

  二姐的命太苦了,她去世已经五年了,我一直没有忘怀。那年二姐刚刚年望古稀,谁也没在意,她突然就病了。真是祸不单行,那两年族门流年不顺,先是母亲过世,紧跟着兄嫂接连相继去世。亲人一个个走了,我一次次地眼含热泪送走亲人,一次次地含悲颔首和亲人诀别,心底的阴郁压抑犹如千年的珠峰冰川,何年的阳光才能温暖了它的一角。我忍着悲伤坚毅地带着子侄甥辈一同挺过了那些个揪心离恨千痛万难的日子。

  二姐的病程迁延数月,期间我看望过两次。最后那次去,二姐的身体已经虚弱得连下床多走一会都很困难了,见她那样子我的心里酸楚发堵。我们不能再像从前那样高声说话了,我示意她上床休息,临走她还是坚持下床要送我,我们拉着手静静站了会儿,没有说一句话。十来天后的一个凌晨三四点钟我接到了电话,噩耗传来,她走了。想到可怜的二姐这一生实在是苦难深重,顿时泪水盈盈,哽咽在喉。治丧期间我一直守候在她身边,我亲手为二姐入殓。她有太多的牵挂,尘缘世情,难舍难分,临了也难合眼瞑目。我在亲友前最后替她讲了几句话,她虽然再也听不到了,但是我知道她会高兴的。她一辈子不与人争,此时有我给她争个名头,也不枉她那么疼爱顾惜我一场。

  二姐的大名叫“金桂”,“物之美者,招摇之桂。”桂花集世间美好高雅事物之品格。李清照颂赞:“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留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同是宋代词人吕声之咏桂曰:“独占三秋压群芳,何须橘绿与橙黄。自从分下月中种,果若飘来天际香。”人如其名,二姐有如桂花般的秉性品格,好似女子中的谦谦君子,是群芳中的“金桂”,幽香不露,秀丽不娇。在二姐离世五年后,我记下这些文字,以叙追念。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Copyright 开心彩票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