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六个脚印

立夏

一场雨围猎所有的时间

花香被打湿,芬芳低垂

谁在五月的边缘惊鸿回眸

转身之际,纷纷没入雨水中

漫山遍野的草木,摇曳着

伸出铺天盖地的手掌

捧起婴儿一样的一个季节

 

一朵牡丹有着辽阔的风情

似乎要穿透这一场雨

风声沐浴着惊艳,迷失在枝头

大地举起一盏盏酒杯

斟满花香鸟语,多彩多姿

把浓烈的乡愁,调制成

一幅雍容华贵的山水工笔画

 

在夏天葱茏的大门口

雨水自我陶醉,跌入低谷

南风趔趄,扶住泥泞的树影

燕子剪刀一样的翅羽

裁一朵彩云,绚烂在枝头

剪出一节节碧绿的雨丝

编织锦绣,堆满大地

小满

迎着风,迎着一场雨

故乡的高坡上,一朵牡丹

轻轻地打开了夏天

铺天盖地汹涌的草木

一个个登堂入室

像主人,更像凯旋的帝王

坐拥葱茏的江山

黄土地从此翻了身

披红挂绿,浓墨重彩地

过上了富贵人家的日子

蝴蝶是飞翔的花瓣

传递缠绵重叠的消息

蜜蜂像是从花蕊上

喷溅出来的一粒粒花粉

包裹的香气太浓郁了

雨水也化不开

露珠滴落,芬芳流淌

有朝一日,花朵凋谢了

绿叶还要相互扶持着

走过泥泞的季节

到那时,枝头上结出的

是否还是富得流油的日子

芒种

站在故乡的田野上

我多么渴望有一场雨

当空浇下来,浇在我的

头上,浇在我的肩上

浇在我的身上,浇在我的

脚下,把我浇成

一株身材修长的玉米

或者一苗低矮的洋芋

在沙沙作响的雨水声里

我都会以一株庄稼的形象

怀抱梦想,绿意盎然

 

风来,我的衣袂翩翩

那是我的枝叶在欢欣飞舞

鸟来,就落在我的肩头

我绝不像稻草人那样

把它们惊走,我喜欢它们

在我的耳旁轻轻鸣叫

昆虫爬上我的双腿

就像爬上一株茁壮的枝干

蜜蜂,绕着我飞来飞去

它们会不会,把我鬓间的

丝丝白发,认作庄稼

朴素的小小花朵

 

和庄稼站在一起

这样想的时候,我的双脚

仿佛长出了无数的根须

一寸寸,扎进潮湿的泥土

我的身体里开始流淌

泥土浓郁的腥味

我的血脉也漫进了泥土

此刻,我已经分不清

哪一株是庄稼,哪一株

是自己,只有唰唰唰的雨声

在收割秋天金黄的思想

夏至

雨后,布谷鸟的叫声

仿佛一泓清泉流过耳际

没有什么比庄农人更急切

早早地在豆地里锄草

锄头碰落的露珠,叮当作响

打湿了裤腿,也打湿了

一颗心、半截柔肠

 

蝴蝶还在苜蓿的花朵上

晾晒自己的翅羽

光着身子奔跑的风

也想穿那一件花衣裳

还有一些昆虫,把自己

卑微或伟大的灵魂

沉淀在那紫蓝的底层

 

榆钱又发了芽,幼苗

像小草一样,密密麻麻

一只老麻雀,带着三四只

黄口角的小麻雀

在草地上练习飞翔

它们都已经能够飞上

门前的那一棵大榆树了

 

而那只老麻雀,还在那里

铿锵有力地啼叫着

仿佛不厌其烦地,一遍遍

在给自己的孩子上课

反复讲解鸟儿的人生哲理

讲解那一个个幼芽

是如何长成参天大树的

小暑

太阳的每一缕光芒

都被自己的万丈豪情

烧成了通红的金针

一根根,扎在乌云上

给今夜的暴风雨

灸治滚烫的风湿病



谁把头顶上的滚雷

当成了坚硬的磨刀石

磨那一枚月牙,磨出了

一道道嚯嚯嚯的闪电

谁又在闪电上,裁出了

一弯薄如纸片的镰刀

我要扯下这把镰刀

切开一个浑圆的西瓜



彻夜鸣叫的蛙声

都溅成了一粒粒露珠

眨着眼睛,闪着亮

落到泥土上,使每一棵草

都有了一次神性的孕育

就像遍地的豌豆荚

都怀上了太阳的种子

就像一个个向日葵

都朝着东方,一遍遍

练习着,为自己上演

一轮轮伟大的日出

大暑

七月的太阳不是好惹的

谁见了都要躲着走

一场无缘无故的暴雨

泥泞了下午的一段小心情

 

天空像一个怀揣悲痛的人

说哭就哭得一塌糊涂

不为一个即将终结的季节

而是被巨大的热情感动

 

天有不测风云

这是逃出天气预报的一场雨

每一朵黑色或白色的云

都有瞒天过海的本领

 

绿叶间怒放的木槿花

有着轻微的愕然

张开的喇叭嘴,憋得发紫

却忘了内心的表白

 

雨水洗过的日子

缝隙里弥漫着泥土气息

每一棵草里似乎都暗藏着

一场葳蕤的风暴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Copyright 开心彩票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