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树

? ? 丰子恺有双多情目,还有一颗温润心。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悲悯情怀,能够在一朵花开上见禅机,亦能够在一片叶落中知劫数。

我自二十多年前初相识大师,一直到今天的深深爱,是“情不知何所起,竟一往而深”么?不不不,我晓得我缘何爱,是爱他的画作,爱他的文字,爱他的慈悲,爱他的情心,爱他的大人格。
我想,喜欢丰子恺的人,大可与我同声同气的,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今早散步入园,又见梧桐叶子满园满径,心中感慨,于是联想到丰子恺曾经写过的一篇美文——《梧桐树》。自己亲眼所见,加上心中所藏的大师之笔触,更加加深了对“四时有序,万物有常”的感触——春之盛也,夏之壮也,秋之肃也,冬之凝也,这自然界的规律,即是天道。
丰子恺观察事物细致入微,在《梧桐树》一文里面,他对“梧桐叶落秋将暮”这件事情的倾情细腻描述,情浓思沉,意蕴悠长:
一个月以来,我又眼看见梧桐叶落的光景。样子真凄惨呢!最初绿色黑暗起来,变成墨绿;后来又由墨绿转成焦黄;北风一起,它们大惊小怪地闹将起来,大大的黄叶子便开始辞枝——起初突然地落脱一两张来,后来成群地飞下一大批来,好像谁从高楼上丢下来的东西,枝头渐渐地虚空了,露出树后面的房屋来,终于只剩下几根枝头,恢复了春初的面目。这几天它们空手站在我的窗前,好像曾经娶妻生子而家破人亡的光棍,样子怪可怜的!我想起了古人的诗:“高高山头树,风吹叶落去。一去数千里,何当还故处?”现在倘要搜集它们的一切落叶来,使它们一齐变绿,重还故枝,回复夏日的光景,即使仗了世间一切支配者的势力,尽了世间一切机械的效能,也是不可能的事了。回黄转绿世间多,但象征悲哀的莫如落叶,尤其是梧桐的落叶。落花也曾令人悲哀。但花的寿命短促,犹如婴儿初生即死,我们虽也怜惜他,但因对它关系未久,回忆不多,因之悲哀也不深。叶的寿命比花长得多,尤其是梧桐叶,自初生至落尽,占有大半年之久,况且这般繁茂,这般盛大!眼前高厚浓重的几堆大绿,一朝化为乌有!“无常”的象征,莫大于此了!
丰子恺在梧桐的落叶里,“感尔遂通天下”,有了对人生、对生命的深刻悟识。世间许多事物,拥有者未必能够真的懂得欣赏。这梧桐生在别家院落,可是感悟者却是他的邻居丰子恺,拥有者反而是“睫在眼前常不见”,并不晓得与理解它的好。自然和艺术都是这样,对事物要有充分的理解和欣赏,才能为自己所拥有。生活需要我们认真地去感受和体验,并用心去发现,这样,你才可以说是拥有生活,因为形式的拥有并不是真正的拥有。而人更是如此,因为懂得,最远的你却是我最近的爱;因为无视,我们或许在同一屋檐下,心却在天涯。
想想人生亦如树啊!梧桐树的四季光景里,可见我们的由盛及衰的人生!
丰子恺不愧是通才大家!能如作文般作画,他的画寥寥数笔,勾勒出的是佛眼里的“有情世界”,蕴含无限童趣、生机、善意,皆是人世的活泼意。他画笔下的人物甚至不带五官、面目,空白着的,任你想象。是呀,哪里还需要五官相貌来点缀,早就姿态万千情貌性格自带了,我们只需要拿心来悟就好。
丰子恺作文亦如作画,是中国画的写意法,重意重简,你在他平实的文风里面找不到华丽的词藻,皆是胸中的逸气真情的自然而然的流露。中国画讲究儒、道、禅的思想互为渗透,而他的文字恰巧是基于这种传统文化底蕴。他的写作往往发自肺腑,率真坦诚,随兴而谈,言简意丰。心之所想,笔之所至,清朴自然,淡而有味。
洗净铅华的朴素的美才是大美,褪去过多外在的修饰,才能看到真实的本质。大道至简。“世人性净,犹如青天。”
丰子恺的画作、文字,随处可见对万物众生的热爱。他就是一个心怀苍生、悲悯万物的仁者。同时也是一个从容旷达淡泊名利的智者。他以出世的情怀做入世的事,人生的圆融完美,莫过于此!
喜爱丰子恺由来已久,孟子所言“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说的就是丰子恺先生啊!
因着对丰子恺的《梧桐树》一文的阅读体验,因着对梧桐落叶之亲眼所见,一时兴起,一边散步一边写下一时感想,草草不工,但也算一种情思萌动,兴之所至吧……
我喜爱丰子恺,随他的笔触,于一棵树的枯荣里观世界,也观自心。
人生如树,枯荣有时。幼年、少年的时候如同一棵幼苗,需要浇灌、培育;青年的时候就像一棵大树,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壮年的时候好似一棵壮树,枝繁叶茂,逐渐成熟;老年的时候宛若一棵老树,历经风雨,满目沧桑。人的年轮一年年,树的年轮一圈圈,都是那么的相似。
人生归宿也如树。常言道:“树高百丈,叶落归根”,人之思亲望乡亦是同理。
人生如树。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Copyright 开心彩票网 版权所有